第52章 我南柯的大哥

?热门推荐:
????“许妈妈说的有道理,待我送走我家大哥,就跟你结算如何?”南柯轻叹一声说道。

????“那我就等着国公爷了。”许妈妈笑吟吟道。

????价格既然谈妥了,其他事情她都不关心了。

????就这样许妈妈依着门口,目送南柯上了春香阁。

????春香阁门外,南柯轻声问道:“哥哥,你可休息好了?”

????屋内的黄肱闻言应了一声道:“好叻好叻,酒都醒了,兄弟进来吧。”

????南柯闻言推门进去,随后又在一个小隔间内,看到了敞着怀的黄肱。

????在他身边玉体陈横着几个姑娘。

????就算魏麒麟再瞧不上这黄肱的武力,他也有40,身体要比普通人强壮的多。

????别的不说单从这男女之事上,就能体现出来。

????“哥哥休息的可好?”南柯一脸坏笑的问道。

????“神清气爽的,特别好!”黄肱伸了个懒腰道。

????南柯这时眼睛滴溜溜一转,看到旁边丢着的那块鎏金的麒麟军腰牌,一把抓住这腰牌道:“哥哥你这要腰牌上的白玉坠子呢?”

????黄肱闻言一愣,旋即便明白了怎么回事,便一脸疑惑道:“是啊,我那白玉坠子呢。”

????这时就连床上躺着的姑娘们,也慌忙捂着身子道:“两位爷,东西不是我们拿的,我们绝没动过黄爷的东西。”

????“知道你们没拿,你们这身上光溜溜的怎么拿,可是东西是在迎春楼丢的,这迎春楼便就有责任。许妈妈你过来解释一下,这是为何。”南柯扯着嗓子喊道。

????这一嗓子或许站在楼下的许妈妈听不到。

????可是迎春楼内跑堂的小厮们绝对听得到,因此只要有点事情,很快就能传到那许妈妈跟前。

????就这样南柯与黄肱披着衣服来到了春香阁内等着,屋内的姑娘们则慌忙将自己的衣裳穿好。

????待她们低着脑袋走出来的时候,许妈妈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。

????“两位爷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????南柯闻言直接将那麒麟军的腰牌往桌子一扔,道:“我大哥这腰牌上方才还有一块白玉坠子,为何在你们迎春楼休息了一个多时辰,这玉坠就不见了,许妈妈你是不是得给一个交代?”

????“国公爷,我们这开门做生意的,都是笑迎八方客,诚待四海宾。讲究的是以诚为本,绝不会做这种偷摸的勾搭啊。”许妈妈急道。

????听到这话,南柯冷哼一声。

????你要真的以诚为本,老子就不会一顿花酒就在你这迎春楼折进去一千多金。

????“许妈妈的意思,是我们故意惹事了?你可看清楚,你眼前这腰牌是什么。”南柯猛然怒吼道:“这是麒麟军的腰牌,我大哥在麒麟军中身居高位,岂有时间来算计你这市侩小民?真要寻你麻烦,便有一万种方法将你这迎春楼给拆了。”

????“这……国公爷,妾身冤枉啊……”许妈妈一听麒麟军也吓了一跳。

????作为光王朝的一份子,她们自然知道这麒麟军代表着什么。

????“你也别在这里喊冤,便是哭瞎在我等面前也无用,早点将出入过这屋里的人全部唤来,将那丢失的白玉玉坠找出来。到时候我替你们求情一番,这事儿或许能过去。若不然你们等着大祸临头吧!”说完这话,南柯就别过脑袋不去看那许妈妈。

????就连黄肱也露出一脸不悦的神情。

????一时间徐妈妈杵在原地如丧考妣,再想着外面还坐着两个煞气四溢的大兵,便不敢去得罪眼前几人。

????只好将屋内的几个姑娘唤出去询问了一番,随后又将几个来过春香阁的小厮也唤来询问了起来。

????这一来二去,这些姑娘小厮们都是颤颤巍巍。

????生怕这事儿落在自家身上。

????到最后许妈妈既找不到贼赃,也就自然无法拿人出来顶罪。

????若是非要将这事儿强按在某些人身上,也恐引起下面人的不满。

????当即许妈妈道:“唉,算是咱们今天时运不济,你们都下去歇着吧!”

????遣散了他们后,许妈妈才推开了春香阁的房门,再次来到了南柯两人跟前。

????“国公爷、黄爷,那白玉坠子没有找到。要不我赔给您吧……”

????见这许妈妈这认栽的模样,南柯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????“事儿是在我们迎春阁发生的,我理应负责。”许妈妈又道。

????“黄大哥那枚白玉坠子,是用千年老玉雕琢而成,玉质通透如冰,当初购买的时候,足足花了三百金,有价无市。你看怎么赔吧。”南柯黑着脸道。

????“我愿以原价赔偿给两位大人。”许妈妈垂头丧气道。

????“就这样?”南柯又道,面上明显有些不悦。

????“国公爷今日在迎春楼内所有的消费,都算在妾身身上,算是给二位爷赔礼道歉。”许妈妈又道。

????南柯闻言看向一旁的黄肱,问道:“黄大哥,你觉得如何?”

????“算了,今儿来就是寻开心的,能和兄弟你开怀畅谈即可,弄丢了那白玉坠子,也不是他们有意的,既然这许妈妈诚心道歉,这事儿就按照她说的办吧。”黄肱十分大度的说道。

????许妈妈闻言连忙道谢,然后便让人去支钱,给黄肱送来。

????接过这三百金后,两人才一同离开迎春楼,朝着永平县城外走去。

????道上黄肱见南柯腿脚不便利便慌忙,便搀扶着他一同朝着城外走去。

????一道上两人还小声说着亲密的话语。

????“哥哥,今日这一分别,下一次再见,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”南柯面露不舍。

????“无妨,我们以后可以书信联络,这天下再大,总归有边际,只要你有心,咱们便就有再见时候,这一次的分别,不正是为下次更好的相聚吗?”黄肱也动情说道。

????南柯似是被他感动,忽然高声喊道:“你们都看到了吗?眼前这人就是我南柯的大哥,以后他要是再来永平县,你们都得毕恭毕敬,谁要是敢怠慢了我大哥,我南柯定然不会让他好过。”

????“兄弟不必这般,你的心意哥哥都懂。”黄肱轻叹一声说道。

????待两天一同出了永平县的县城。

????黄肱将那三百金票摸出来递给南柯,道:“兄弟,这些钱你先留着吧!我也知道你现在情况比较艰难,有了这些钱,你与琉璃人的买卖,运作打点起来也方便一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