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沧州行【三】

?热门推荐:
????沧州城方圆不过三里有余,城门倒是标准的‘四车’道。

????往日里只觉方便,今儿一众书吏衙役们抄着手在里面躲雪,才发现这南北通透,也未必全是好处。

????那呼啸的寒风卷着雪花穿堂而过,直飕的人鼻涕倒流老泪纵横。

????初时还有人拿‘素雪纷纷鹤委,清风飙飙入袖’之类的诗句自我调侃,到后来就只剩下跺脚骂娘了。

????“这上上上……阿嚏!”

????户房书吏周三省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拿手帕狠狠揩了几下,直到鼻头红的发亮,这才又抱怨道:“这上差究竟什么时候到?咱们得等了快半个时辰了吧?”

????“不止!”

????工房书吏白翰城接茬道:“早知道要受这份罪,我就让人把手炉翻出来了。”

????班头韩光毕竟是武把式出身,倒还不似几个书吏一般狼狈,故而关心的事情,也比旁人要多些。

????他拿肩膀拱了拱周三省,好奇的探问道:“山海监到底是干嘛的?瞧咱们太尊这兴师动众的,不知道还当是来了钦差呢。”

????“说不准就是钦差!”

????白翰城又抢着搭茬:“我可听说了,京城的鬼指病比咱这儿厉害多了,几天的功夫就死了上千人呢!我还听说……”

????说到这里,他鬼鬼祟祟的四下里张望了一番,然后才压着嗓子道:“我还听说连小阁老严世蕃的儿子,都差点因此丢了性命!眼下落得死不死活不活的,任事不知、任事不懂!”

????“还有这等事儿?!”

????韩光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过随即又觉察出蹊跷来,皱眉道:“不对啊!我怎么听说,小阁老的儿子刚纳了徐阁老的孙女做妾?”

????“要不都说小阁老霸道呢!”

????说起这朝堂上的秘闻八卦,白翰城胸中就仿佛燃起了熊熊火焰,再不管什么寒风刺骨,比手划脚口沫横飞的道:“听说小阁老的儿子,早就瞧上徐阁老的孙女,后来病的半死不活,旁的半句也不会说,就一门心思念叨徐阁老的孙女!”

????“这小阁老多疼儿子?硬是让人把徐阁老的孙女抢回家,生米煮成了熟饭——后来徐阁老担心家丑外扬,才不得不允了这桩婚事。”

????班头韩光听的入神,旁边周三省却忍不住翻起了白眼,无语道:“你也说严公子得了痴症,任事不知、任事不懂的,还怎么生米煮成熟饭?”

????“这您就不明白了吧?”

????白翰城嘿嘿一笑,有鼻子有眼的胡扯着:“前面来个吹啦弹唱搭箭杆的,后面来个扶腰推背的,兹要不是个天阉,一准儿就能成事儿!”

????韩光也帮腔道:“是啊,能让严公子念念不忘的,多半生的天仙也似,没准儿连傻子瞧见了,也要生出歪念头来。”

????三人正说些着三不着四的,旁边忽然有些躁动起来,随即就有人嚷着,说是孔吏目到了。

????当下韩光等人也忙都敛去了淫容笑貌。

????片刻之后,就见吏目孔楽鹏引着两个亲随,大踏步的走进了门洞里,皱着眉头环视了一下众人,扬声道:“都给我打起精神!这回上差来咱们沧州,可不是……”

????咕噜、咕噜噜~

????话刚说到半截,他腹中突然发出一串雷鸣也似的动静。

????“大人。”

????韩光忙凑上前,小意殷勤的道:“那上差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,要不我去给您买些点心,先填补填补?”

????“滚!”

????他这马屁却拍在了马腿上,孔楽鹏两眼一瞪,捂着肚子骂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本官哪还有心思吃东西?!”

????斥退了韩光,孔楽鹏再次环视了一下众人,阴沉着脸道:“这次上差专程来咱们沧州查案,怕是有些来者不善,你们一个一个都给我小心些,要是哪个胆敢出了纰漏,连累了大伙儿,就算太尊不计较,我也要活扒了他的皮!”

????等周遭乱哄哄应了,他又将各房书吏,连同韩光叫到了近亲,正待仔细吩咐几句,突然眉头一皱,疑惑道:“徐书吏呢?他怎么不在?”

????你老丈人的事儿,怎得倒问起了别人?

????众人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户房书吏周三省,硬着头皮的回话道:“徐书吏毕竟有病在身,因怕舟车劳顿弄得旧疾复发,所以留在了衙门里。”

????“什么旧疾复发!他明明……”

????孔楽鹏的抱怨脱口而出,说到一半才硬生生收了回去,沉着脸道:“算了,你们几个先支应着吧——有官职用不着你们迎奉,随行的可也不好慢待。”

????简单交代了几句,他又单独把韩光叫到了一处,追问道:“沈立的妻儿,听说是回了乡下老家?”

????“是,听说上月底就回去了。”

????韩光先是点头应了,随即迟疑道:“他那外室倒是想留在城里,月初的时候我还见过一面,跟我扫听沿街的铺子来着,可后来也不知怎么,突然就没了音讯。”

????“这等自甘堕落的下贱女子,朝秦暮楚又有什么好奇怪的!”

????孔楽鹏不耐烦的挥了挥袍袖,顺口吩咐道:“既然已经不知去向了,就先别向上差禀报,免得到时候不知上哪踅摸去——还有,你赶紧派人,把沈立的家人带回城里。”

????“卑职明白!”

????韩光躬身应了,就待下去铺排人手。

????“等一下。”

????孔楽鹏却又叫住了他,蹙着眉头犹疑道:“那婆娘应该不清楚咱们和沈立的牵扯吧?”

????“这……”

????韩光也皱起了眉头:“卑职也不敢肯定。”

????抬头看看孔楽鹏的眼色,小声道:“我听说那婆娘气弱体虚,也兴许半路上……”

????咕噜噜~

????刚说到这里,孔楽鹏腹中又是一阵闷雷也似的鸡鸣。

????他抿着嘴唇捂住肚子,好半晌才摇头道:“先别胡来,这时候要出什么意外,反容易惹人怀疑——还是先看看那上差,究竟是什么路数再说吧。”

????“大人。”

????韩光舔着脸嘿笑道:“我听说是个什么监的人要来——这些不带把儿的货,有几个不爱财的?”

????“别听风就是雨的!”

????孔楽鹏脸色一沉,呵斥道:“这山海监是以东厂锦衣卫做班底,刚成立的新衙门,和宫里太监关系不大。”

????“东厂锦衣卫的?”

????韩光笑容一僵,随即叫苦不迭:“那可都是搜常刮骨的祖宗,这回怕是连家底儿都要赔进去了!”

????孔楽鹏还待呵斥他两句,忽听的城门外蹄声如雷,紧接着就听有人扬声大喊道:“一刻钟前,上差已过接官亭!”

????孔楽鹏面色一变,甩开韩光往外迎了两步,忽又站住了脚,回头吩咐道:‘把那妇人先安排在城外,等看看风头再做计较!”

????韩光刚猫下腰准备领命,又听得一阵闷雷也似的饥鸣。

????这孔吏目是多久没吃东西了?

????听说前些日子,他最喜欢的小妾刚刚病死了,难道是因为这个茶不思饭不想?

????这个念头刚在韩光脑中升起,就又被他抛到了爪哇国。

????孔吏目虽然好色如命,上任三年就娶了五房小妾一个续弦夫人,可却从来不讲究什么怜香惜玉,否则方才又怎会对自家老丈人吹毛求疵?